0910封面計.jpg

歷史上,常勝將軍的故事總是讓人著迷,他們攻城拔寨,戰無不勝。買基金同樣如此,那些穿越牛熊、業績出色的長跑老將,總是更受投資人的青睞。


但實際的投資過程中,投資者卻總會遇到一個問題:明明是長期績優基金,怎么自己一買業績就開始變臉,在同類產品中泯然眾人。難道自己真是“天選之子”?

找到每年都跑贏同類產品平均水平的“常勝將軍”,這個看上去“平平無奇”的要求,在基金投資中是一件難事嗎?

我們以主動權益基金(普通股票型基金和偏股混合型基金)為樣本,做了一個實驗。時間回到十年前,我們篩選出2011至2015年間累計收益排名前10%的主動權益基金,一共30只作為長期績優基金。

在接下來的2016至2020年的5年時間里,有多少長期績優基金能夠做到每年收益都能排在同類產品的前1/2?

答案是零。

選取前十只,它們每年的排名分位數是這樣分布的:

排名百分位.png
數據來源:wind,朱雀基金整理;數據區間:2016.1.1-2020.12.31
比較范圍:普通股票型基金、偏股混合型基金

多數基金的前后兩年業績并沒有表現出高相關性。要想根據歷史業績選到下一年的冠軍基金,無異于在電玩城中玩“套?!庇螒?,難度極大。

那么問題來了,要是遇到績優基金短期跑輸同類產品時,投資者有必要立刻贖回嗎?

我們以上文提到的30只績優基金作為初始組合,做了一組實驗。從2016年開始,當組合中的任意基金出現單年度業績排名處于同類產品后1/2時,就在當年底贖回,并按等比例重新構建組合。

依次滾動5年,這樣下來,組合的累計收益為158%,要是算上期間累計的申贖費用,收益則更低。如果保持佛系,一直持有那30只基金,累計收益則為162%。折騰并沒有帶來預期中的超額收益。
佛系和折騰組合.png
數據來源:wind,朱雀基金整理;數據區間:2016.1.1-2020.12.31

由此看來,即使選到績優基金,如果投資者無法忍受基金的短期業績波動,仍可能會損失長期收益。投資者篩選的出發點明明是長期業績,但在實際持有的過程中,卻將短期表現作為考核標準,形成了“五年計劃,一年考核”,這本就是投資邏輯自相矛盾。

對于這種過度關注短期收益,忽略長期價值的非理性行為,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理查德·塞勒曾用行為金融學中的“狹隘框架效應”來進行解釋。

簡單說,在拍照的時候,人們看到的畫面取決于相機的取景框,而由于取景框的鏡頭所拍攝到的角度有限,其實看到的只有一部分景色而無法縱覽全局。

回到基金投資中,多數基民投資者也都存在這樣的問題。比如每天都查看賬戶凈值的變化,這種最常見的操作,很可能在不經意間影響我們的投資收益。

美國投資公司Betterment的一項研究顯示,投資者檢查自己的交易賬戶越頻繁,看到自己虧錢的概率也越高。如果投資者保持每天一次的頻率查看自己的交易賬戶,則有約50%的可能性會看到自己的賬戶正在虧損,25%的可能性看到自己的賬戶虧損達到2%及以上。

我們以國內的wind偏股混合型基金指數為例。

截止9月7日,該指數自2003年底成立以來,在18年間上漲接近12倍,年化收益超過16%,放眼全球都是一騎絕塵。

但如果細分到每個交易日中,在近5年的1217個交易日中,該指數有561個交易日中凈值是下跌的,占比超過46%。也就是說,如果以短短一兩個交易日的時間維度去看,基金的凈值漲跌充滿隨機性,打開賬戶,看到凈值上漲的概率和你擲硬幣也是差不多的。

而且越是看到自己的賬戶在虧損,投資者的心態就越容易受市場波動影響,往往隨著凈值上漲,投資者風險偏好越來越高,而隨著凈值下跌,風險偏好越來越低,越可能在不冷靜的情況下急于做出非理性的投資決策。

和市場保持距離,反而更容易獲得成功。最近,一位視障人士成功投資股市的勵志故事在網上流傳。據報道,正是由于不能看盤,反而讓他形成了不做短線,長期持有的投資理念。

如果投資者和市場走得太近,往往容易丟失長期目標,迷失在短期交易的蠅頭小利中。比如頻繁查看凈值漲跌,根據基金短期表現來判定基金經理的投資能力,這些都是由于局部信息影響到了整體決策的典型案例,不知不覺地陷入了“狹隘框架”的陷阱。

在基金投資中,從來沒有常勝將軍。常勝的背后是攻無不克、戰無不勝,但投資中沒有萬能解藥。

慶幸的是,在波云詭譎的市場中,我們依然能找到“長勝將軍”的身影。長勝的背后則是日復一日的忠于常識,耕耘能力圈,追求中長期的絕對回報。
圖片
注:本文件非基金宣傳推介材料,僅作為本公司旗下基金的客戶服務事項之一。
本文件所提供之任何信息僅供閱讀者參考,既不構成未來本公司管理之基金進行投資決策之必然依據,亦不構成對閱讀者或投資者的任何實質性投資建議或承諾。本公司并不保證本文件所載文字及數據的準確性及完整性,也不對因此導致的任何第三方投資后果承擔法律責任。
本文所載的意見僅為本文出具日的觀點和判斷,在不同時期,朱雀基金可能會發出與本文所載不一致的意見。未經朱雀基金書面許可,任何機構和個人不得以任何形式轉發、翻版、復制、刊登、發表或引用本文的全部或任何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