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圖.png

 

一、         行情回顧

 

全周,各主要指數表現:上證指數跌1.57%,深證成指漲0.08%,創業板指漲0.06%;同期,上證502.01%,滬深3001.35%,中證5000.44%。

 

                                              1.jpg

數據來源:wind,朱雀基金

 

行業方面,28個申萬一級行業中12個上漲,其中,農林牧漁、電子、通信、傳媒、國防軍工漲幅前五。

 

2.jpg

數據來源:wind,朱雀基金

 

市場成交額回落,北向資金凈買入44億元,南向資金凈買入7億港元。

 

 

3.jpg

 

 

 

二、         市場展望

 

上周日公布了10月的PMI數據,作為10月經濟數據的先行指標,制造業PMI連續7個月處于下降趨勢中,且連續兩個月處于收縮區間,制造業的景氣度開始面臨較大的壓力。

 

10月的經濟基本面來看,整體處于供需雙弱的狀態。供給層面上來看,能耗雙控對于工業企業生產的影響仍然持續存在,且10月中上旬的煤炭價格上漲,上游原材料價格對于企業生產意愿和能力也存在一定的影響,導致制造業整體景氣度偏弱。

 

需求側層面來看,地產投資壓力持續偏大,居民消費意愿也并未出現顯著的提升,且出口方面美國居民的耐用品需求也處于邊際走弱狀態,總體來看制造業企業也開始面臨較大的需求側的壓力。服務業PMI也出現了回落,且就業人員指數下降至46.6%,服務業景氣度遲遲未能回到疫情前水平,對于整體就業存在較為顯著的影響。

 

宏觀政策層面上,本周人民日報刊發評論文章,對于跨周期調節框架進行了更為全面的闡述。首先,跨周期調節框架并不意味著完全放棄逆周期調節工具,經濟波動存在短期周期性因素的影響,也需要使用逆周期因素進行一定程度的調節。貨幣和財政政策等傳統的逆周期調控工具并未徹底地告別歷史舞臺,而是在必要的時間點仍然需要發揮其對沖作用。但另一方面,經濟政策的制定需要更多的考慮體制性和結構性的因素,綜合運用各種產業方面的政策進行調整。

 

從近年來的宏觀政策的角度來看,一方面傳統貨幣和財政政策雖然發力的頻率有所降低,但仍然在經濟調節的過程中發揮其作用,尤其在疫情之后體現得最為明顯;但另一方面,宏觀政策領域也在降低對于傳統政策工具的依賴程度,而是更加積極地通過各類新型的產業和結構政策對經濟的長期結構性問題進行規劃。

 

后續階段來看,經濟下行較為劇烈的階段,宏觀政策開始進行逆周期調節對沖的概率也有所增加,但力度上預計相對克制,不會對經濟造成過強刺激,總體來看結構性政策仍將是主要的發力點。

 

隨著通脹預期大幅緩解,債市大幅上行的風險較小,適當的配置將有效對沖宏觀經濟快速下行的尾部風險。而商品正式進入分化緩解,從動力煤帶領的普跌格局,轉向需求弱品種的領跌。

 

本周A股弱勢震蕩,上證指數小幅下跌1.57%收于3500點以下,而創業板表現較強。板塊方面,農林牧漁、通信、電子領漲,而周期類板塊領跌。A股三季報盈利增速較中報回落,宏觀向企業盈利傳導的壓力,將會在四季度集中體現。

 

我們前期不斷強調周期股領先于商品見頂,煤炭、鋼鐵等周期股板塊自9月中旬已經連續8周下跌,當商品漲價從經濟行為上升到民生問題時,就需納入政策風險的考量,煤炭股遠期也面臨著量有上限的壓制。

 

現在商品和周期股都從供給短缺引發的邏輯切換到需求不足引發的邏輯,在看到房地產明確的轉向前,地產鏈如鋼鐵、建材板塊難有起色,而目前政策定力十足,信用周期驅動的經濟模式在淡化,地產尋底的過程依然漫長。

 

而從周期股流出的資金,近期流入高景氣度的新能源和帶有底部反轉預期的消費股。新能源面臨高估值的問題,需要時間來消化,股價波動也會放大。消費股方面,近期食品行業上市公司集中提價,和購房行為相關性較小的小家電公司反彈較為明顯,對未來的CPI也帶來上行壓力,但部分品種30-50%的反彈幅度可能已經透支了樂觀預期,可以轉向謹慎。

 

 

注:本文件非基金宣傳推介材料,僅作為本公司旗下基金的客戶服務事項之一。

本文件所提供之任何信息僅供閱讀者參考,既不構成未來本公司管理之基金進行投資決策之必然依據,亦不構成對閱讀者或投資者的任何實質性投資建議或承諾。本公司并不保證本文件所載文字及數據的準確性及完整性,也不對因此導致的任何第三方投資后果承擔法律責任。

本文所載的意見僅為本文出具日的觀點和判斷,在不同時期,朱雀基金可能會發出與本文所載不一致的意見。本文未經朱雀基金書面許可,任何機構和個人不得以任何形式轉發、翻版、復制、刊登、發表或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