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31日,《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第26次締約方大會(COP26)在英國格拉斯哥開幕,這是《巴黎協定》進入實施階段以來的首次氣候大會。


關于氣候變化,你需要知道兩個數字,第一個是510億,第二個是零。

“510億”是全球每年向大氣中排放的溫室氣體的大致噸數。“零”是我們需要達成的目標。要想阻止全球變暖,避免氣候變化帶來的最壞影響,人類需要停止向大氣中排放溫室氣體。

當前,世界各國領導人把COP26稱為“應對氣候變化成敗攸關的時刻”。那么,為什么這次會議如此重要?一起往下看。

一、什么是COP26?


COP是“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締約方大會)的英文縮寫,凡是涉及需要召開締約方大會都簡稱為“COP”。擁有197個締約方的《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UNFCCC)締約方會議也被稱為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每年召開一次,由不同締約方主辦,是世界上規模最大的國際會議之一。COP26,則是《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第26次締約方大會。

雖然COP26和前不久在云南昆明結束的COP15都叫“COP”,但兩者卻是完全不同的會議。前者的英文縮寫是UNFCCC-COP26或FCCC-COP26,后者則是CBD-COP15,所以較為嚴謹的說法是加上公約的名稱或引文縮寫,這樣就可以區分各公約締約方大會了。

2015年《巴黎協議》獲得191個締約國家和地區認可,其目標是將全球氣溫升幅保持在遠低于工業革命前水平以上的2℃(最理想為1.5℃)內。由于上兩屆COP會議尚未落實細節,因而,此次COP26必須解決懸而未決的問題。

雖然《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為全球應對氣候變化制定了明確目標,但實現目標的過程卻困難重重。隨著人類活動引發全球氣候變化,以及近期極端天氣事件有所增加,COP26能否成功變得尤為重要。

二、全球凈零并保持1.5℃勢在必行


如今,全球變暖趨勢仍在持續。

2020年,全球平均溫度較工業化前水平(1850-1900年平均值)高出1.2℃,是有完整氣象觀測記錄以來的三個最暖年份之一;2011-2020年,是1850年以來最暖的十年。2020年,亞洲陸地表面平均氣溫比常年值高出1.06℃,是20世紀初以來的最暖年份。

全球變暖加劇了各種變數,其影響很快在極端事件中顯現。過去“幾十年一遇”甚至“百年一遇”的極端天氣氣候事件,似乎正變得越來越常見。

如果再這樣下去,氣溫將繼續上升,隨之而來的就是更多災難性的洪水、火災、極端天氣和物種破壞。
在剛剛過去的10月,聯合國發布的一份報告發現,全球升溫速度比此前認為的還要快,并警告說,為了避免氣候災難,必須在十年內將溫室氣體排放量減少一半。但《巴黎協定》缺乏實現溫室氣體排放達標所需的具體而深入的承諾。

環保人士和科學家警告說,若不采取更積極的減排行動,《巴黎協定》的目標將無法實現,因此他們希望COP26能產生重大新承諾。美國氣候特使克里等人稱,COP26是將世界從氣候變化臨界點拉回來的“最后、最好的機會”。

三、COP26能否破局氣候危機?


2020年11月,世界氣象組織發布的《溫室氣體公報》指出,大氣中二氧化碳濃度水平在2019年再次出現井噴式增長,國際社會亟需通過徹底改造工業、能源和運輸系統將排放量減至凈零。

未來幾十年,能源系統面臨的壓力巨大。自前工業化時代以來,全球平均氣溫已經上升了1.1℃,對極端天氣和氣候造成了明顯影響,而能源行業的排放占了近四分之三。

不久前,《自然》雜志發表了一項最新研究:如果我們想在2050年時將地球升溫幅度控制在1.5℃以內,那么屆時90%左右的化石能源都必須留在地下,否則它們燃燒后釋放的二氧化碳就會將溫度提升到警戒線以上。

然而,即便是按照這個目標減少化石能源的開采和使用,人類能夠將溫度控制在這個范圍內的概率也僅有50%左右——雖然不高,但人類不得不進行這樣的嘗試。

所以,應對迫在眉睫的氣候問題,發展清潔能源已然是必由之路。而中國為降低碳排放所作出的努力也得到了越來越多的認可,甚至成為清潔能源領域的領軍國家。

截至2020年底,中國光伏裝機規模為254.4GW,超過歐盟和美國的總和,產業規模、產能位居世界首位。全球光伏產業20強中,中國企業就占據了15個席位。在碳中和成為全球共識的大背景下,光伏無疑將會為全球碳減排和可持續發展做出重要貢獻。

是時候做出改變了。正如蘇格蘭零碳、能源和交通內閣大臣邁克爾·馬德勝說的那樣:“COP26是全球避免氣候變化最嚴重影響的最佳時機——也許是我們最后的機會之一?!?/section>

(本文轉載自隆基股份)

注:本文件非基金宣傳推介材料,僅作為本公司旗下基金的客戶服務事項之一。

本文件所提供之任何信息僅供閱讀者參考,既不構成未來本公司管理之基金進行投資決策之必然依據,亦不構成對閱讀者或投資者的任何實質性投資建議或承諾。本公司并不保證本文件所載文字及數據的準確性及完整性,也不對因此導致的任何第三方投資后果承擔法律責任。

本文所載的意見僅為本文出具日的觀點和判斷,在不同時期,朱雀基金可能會發出與本文所載不一致的意見。本文未經朱雀基金書面許可,任何機構和個人不得以任何形式轉發、翻版、復制、刊登、發表或引用。